首页 > 股票资讯 正文

「最牛基金」董希真:新发展模式下的需求侧管理,重在“创造新需求”

时间:2021-04-05 17:27:00作者:佚名

需求侧管理有多重要?如何加强和提高?

2020年,中国消费品零售总额名义增长率为-3.9%,比上年低11.9%——这是改革开放以来首次出现年度消费负增长。当然,这主要是由于新冠肺炎肺炎疫情的影响。然而,即使展望未来十到二十年,拉动消费、扩大内需仍是国内流通顺畅的关键问题。最近,习近平总书记在省部级领导干部学习贯彻十九届五中全会精神座谈会开幕式上强调,要建立扩大内需的有效体系,释放内需潜力,加快培育完整的内需体系,加强需求侧管理,扩大居民消费,提升消费水平,使超大型国内市场建设成为可持续的历史进程。

“建立有效的扩大内需体系”的一个基本前提是,我们从根本上理解需求是如何产生和扩大的。总之,要充分认识和深化需求侧管理,不能再走凯恩斯主义下的需求侧管理老路。在“双循环”的新发展模式下,需求侧管理的关键是“创造新需求”。

这是滕泰、张海兵撰写的《创造新需求:软价值引领企业创新与中国经济转型》的主题。滕泰博士是实战派的新经济理论专家。曾两次应邀参加总理经济形势座谈会,著有《新供给经济学》等。,他的学术思想受到了政策制定者的重视。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我国需求侧管理的主要理论基础是凯恩斯主义。通常,政府利用财政政策扩大投资,弥补消费和投资不足造成的总需求缺口,以平稳经济波动,避免经济危机。从总需求构成来看,投资、消费和净出口是拉动需求的三驾马车。过去,需求侧管理的主要手段是增加财政投资,通过出口退税扩大出口,通过财政补贴扩大消费。然而,目前,这些传统政策工具的边际效应已经减弱,传统需求侧管理的可持续性正在下降。

首先,从投资角度看,可投资项目数量大幅减少,财政资金实际上满足了项目的短缺。在实际调查中发现,国内部分省份可能已经基本完成修缮,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应继续进行。和几年前相比,没有那么多项目。比如近几年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大规模发行后,地方政府有投资责任且符合发行专项债券条件的项目很少,导致专项债券有额度发行却找不到项目的情况。

其次,从出口角度看,中国通过贸易顺差扩大总需求的长期格局是不可持续的。国际贸易理论揭示了贸易的互利性,同时注重出口和进口。对于一个国家的对外贸易来说,忽视任何一个方面都可能带来经济失衡。自2015年以来,中国的贸易顺差开始持续下降。即使美国不挑起贸易争端,追求贸易平衡也成为中国下一阶段的积极选择,这也是对外贸易高质量发展的体现。

第三,从消费角度看,以财政补贴的方式刺激某些商品消费的模式是不可持续的。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中国将出口退税转为家电下乡补贴。当时家用电器等大型消费品的普及程度有待提高,这一政策取得了良好的效果,很大程度上解决了出口企业面临的外部需求悬崖式下降。但是家电、手机、汽车的普及程度已经很高了,即使用财政补贴来刺激,也很难达到之前的效果。

同时也要看到,凯恩斯主义是一种调节需求的短期经济政策,忽视了财富创造的长期循环和需求的真正来源。但技术和产业的进步证明,过去等待一代甚至几代人出现的新技术和新模式,可能在十年甚至几年内出现和更新,从而创造出巨大的新需求。如果单纯遵循凯恩斯的需求侧管理思想,可能会导致“滞胀”的困境。这一点在70年代和80年代的欧美经济发展中表现得很明显。

因此,新时代的“需求侧管理”不应该走凯恩斯主义的老路。我们应该充分认识到,在与需求的关系中,供给处于主导地位。在一定条件下,供给可以创造出与自身相等的需求。当条件不满足时,供给就不会创造出与自身同样多的需求,甚至根本不会创造出需求。通过一定的政策措施,可以创造条件,让供给创造需求。或者,让“新的供给创造新的需求”。因此,创造新的需求是实施新的需求侧管理,建立有效的扩大内需体系的起点。所以要不断刺激新的供给,创造新的需求。这也是“使国内超大市场建设成为一个可持续的历史过程”的立足点和基本要求。

在史蒂夫·乔布斯发明苹果手机之前,世界对它的需求为零。iPhone一旦被创造出来,就会创造出数倍、数十倍甚至上万倍的新需求,带动移动互联网行业新的经济浪潮。现在的中国经济已经不再是靠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来拉动,不可能再靠一轮冰箱彩电来盘活消费,更不可能指望疫情期间的出口实力在未来成为常态。中国经济的需求侧管理,必须是促进中国更多的就业和马斯克;中国经济的新需求必须来自具有独立R&D、设计、品牌、流程和经验的新经济和新产业。在先进制造业中,华为、海尔、小米、美的、李宁等中国制造企业不断以新的供给创造新的需求。随着产品的升级,价格越来越高,市场不断扩大。这是新供给和软价值创造新需求的生动例子。

事实上,每次经济受到严重冲击,都是下一次新工业革命创造新需求的起点。98年亚洲金融危机,很多出口企业亏损严重,国企改革也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国企很多员工被裁。然而,新浪、百度、阿里巴巴、腾讯等在那一年诞生,创造了对电商网站、网游、搜索引擎、门户网站的巨大需求;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也是苹果手机和3G的起点。后来以3 G、4G为代表的智能手机和移动互联网技术,创造了移动互联网、移动支付、社交软件、移动视频等新需求;2020年,全球经济将受到COVID-19肺炎疫情的巨大冲击,而新能源汽车、人工智能、物联网、5G、无人驾驶等新技术正在酝酿和成长。

告别旧的,迎接新的,未来来了。下一步,一方面要给传统产品和服务增加更多的软价值,“让老树发芽”;另一方面,通过大力发展各种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让新树开花”。我们相信,通过提高中国经济“创造新需求”的能力,我们将能够建立一个扩大内需的有效体系,使超大国内市场的建设成为一个可持续的历史进程。

(作者董希伟,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复旦大学金融学院兼职研究员)


以上就是最牛基金董希真:新发展模式下的需求侧管理,重在“创造新需求”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毓叶金融网其他的资讯!
  •  标签: